AGLOBE
  • 日本語
  • EN
  • 中文

特辑

Special Issue

中国建築見聞録

吉野毅
1981年 生于日本福冈县
2006年 MAO建筑事务所
2010年 进入三菱地所设计咨询(上海)有限公司 至今
一成不变的风景 

当行道树的梧桐开始准备过冬,这时的上海也在逐渐变冷。这样的景色在被称为“魔都”的上海,从租界时代开始就没有改变过吧。
如果要说能在电视节目等中介绍上海有名的地方,那应该是那个高楼大厦林立的浦东开发区吧。那是一个自从名为东方明珠塔的电视塔的开发开始,金茂大厦、环球金融中心、紧接着预定于明年竣工的上海中心,超高层大厦依次被建设起来的金融区域。然而,在黄浦江的另一侧,被称为浦西区的老城区在扩大的同时,保留着曾经上海滩模样的外滩成为了观光名胜。就是这样的上海,作为能同时看到新旧时代的城市,一直让世界上的旅客们所着迷。

左:从浦东看到的浦西区域 右:浦东的超高层大厦群

中国的工作环境 

8年前,通过大学时代的熟人介绍,我在上海的设计事务所开始了工作。现在去回想一下,或许有借着年轻的气势和能在海外工作的机会,只是想从在日本所感受到的束缚感逃离吧。
当时设计事务所的总经理是在日本设计公司工作了10年左右之后,在上海独立创业的人。当时建筑设计部和景观规划部一共有约60人,其中6人是日本人。平均年龄只有20多岁,平时的氛围十分轻松,就像在大学里一般融洽。
中国国内的各种各样大规模项目设计,涉及到了集合住宅、商业办公综合体、城市规划等各种方面,基本上都是综合开发。我在那里参与了商业办公综合体、集合住宅、高级别墅、景观规划等设计。对于语言、思考方式都不同的中国人一起工作,积累了很好的经验。

建筑负责人与景观规划负责人商洽的情形

年夜饭时的情形

从2010年开始工作的现在的事务所也是以大规模的综合开发设计为中心。特别是经常被邀请参加国际性竞赛,和世界有名的设计事务所竞争,度过具有挑战每一天。在中国,都是欧美系的设计事务所首先进入发展。和日本完全不一样,中国追求的是从全球战略性的对应处事方式。所以不只是像OMA这样海外事务所,中国的事务所也能够做出超越品牌战略,项目提案,施工方面考量设计系统等传统的建筑设计范围的方案,应当说是处于战国时代。

中国的设计情况 

在日本,从最开始设计条件等就是被确定的,但是在中国,住宅、办公等大方向确定之外,其他都不确定的情况很多。也有“我们要开发这个地方,建造什么好”向设计事务所寻求项目方案的情况。所以作为设计师所承担的任务也是有被期待的部分。
还有,因为城市规划上的规定、规范,会根据事例以及行政协议,容积率、高度限制等条件出现改变的情况,所以不能一概而论地说这个已经决定,而是状况在慢慢地改变。这种情况也不只是有喜有忧,需要临机应变、忍耐性、即兴发挥,可能保持一些兴趣的余地也是必要的。
中国的设计过程分为概念设计、方案设计、扩大初步设计、施工图设计4个阶段。因为许可资格的关系,国外的事务所不能提出正式的图纸。以设计咨询、换言之以顾问公司的形式进行设计,最终由“设计院”这个在中国拥有许可资格的事务所来发行正式的图纸,以及承担责任。国外的事务所一般性进行从概念设计到方案设计阶段比较多,所以几乎都是在概念设计,基本设计阶段的工作。
在中国进行设计工作会遇到怎样和设计院进行协力工作的重点,基本上和参与工作的设计院处于对等的立场关系。有协力工作的设计院,也有不协力工作,并提出对抗方案的设计院,根据项目不同,经常会产生各种各样的问题,这方面的轶事在中国进行过设计的人能举出很多例子吧。

开工式庆典时的情形

中国和欧美一样,人材的流动性很高,考虑通过工作经历升职的人不在少数。因为包括设计院在内,日系、欧美系、中国系的类型各异,和日本那样只有在个人事务所和公司事务所两者之间选一不一样,选择范围可以更为广泛。作为在中国工作的日本人,如果有像我这样在日系事务所工作的人,肯定也有在欧美系,中国系等的事务所工作一段时间后回国的人,更有自己创业的人。中国的经济状况也包括在内,可以认为时刻都在招聘,并且能力取决待遇也是可能的。

在中国做设计工作的意义 

总之需求的是能在短时间内持续做大量的方案,我觉得在设计的练习这个意义上有一个很好的环境。虽然和以前相比经济在下降,但是现在全中国仍在大规模地开发。当然要消化这样的工作量,要有一定的体力以及精神上也必须要有顽强的毅力。和日本一样,设计的建筑物将来肯定能竣工的情况在少数,因为甲方的情况、政府的方针转换而项目被停止的情况在多数。
为什么即使这样也要继续在中国做设计呢?因为我想直接感受在中国这个拥有辽阔土地的舞台上,转眼间完成十几万平方米体量的这个过程。当然能够设计的机会远比在日本多,但是在这之上,这样大的量能够产生多大的价值,值得思考。在商务的状态下,解读传承而来的意识的同时,我们不仅仅是将建筑做得引人注目。在速度和数据的组合下,有什么新的手法,将树立今后怎么样的建筑呢?我还想继续见证中国建筑的发展。